校园招聘

苏州旻富光电科技秒速时时彩

公司背景
公司简介
苏州旻富光电科技秒速时时彩是苏州一家大型的上市公司(集团公司),主要生产台式电脑 笔记本 一体机 鼠标 键盘 显示屏 路由器,公司是苏州500强企业,是苏州电子行业的领跑企业,实力雄厚,不断创新,力争上游。

本公司致力于产品测试,要求零化返修率是我们的宗旨,“把服务当成产品的重要部分”、不做落后的开发者,把产品当成需要不断进化的生命体是我们的理念。

我司有十余年致力于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电脑主板、显卡及其它相关产品研发设计及制造,我们将秉承一贯传统,本着严谨细致,精益求精的科学态度,借鉴先进技术和经验,研制、生产出性能优越的3C产品。“ 品质至上,精益求精 ”,是我们的质量理念。对产品的质量要求,我们力求一丝不苟,认真细致全面实行质量管理及生产工序控制,加强自动化流水生产,全员质量培训。我们坚持人人参与质保,环环控制质检,每一次都做到最好,争创一流品质。

展开

联系我们
  • 苏州

    吴中区木渎宝带西路与金枫南路交叉(金枫南路1258号)

该公司共有1个地址

微主页
基本信息

行业:电子技术/半导体/集成电路,仪器仪表/工业自动化

性质:民营/股份制企业

规模:500-2000人

公司网址:

员工成长
  • 那一个你

    生产操作

    如果你和我一样,是一个从遥远的乡下来到城市的打工仔,而且是辛辛苦苦干上一个月,不过也就挣几百块钱的那种;如果你和我一样,在外漂泊了整整一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偶尔才得到一个宝贵的机会回到家乡。那么,你的亲戚们则先是想办法从你口中套出你挣了多少钱,然后他们诉苦:儿子结婚、女儿嫁人、盖房子……一切的理由只是为了向你借钱———尽管很多亲戚们说这些话的真正目的,只是想和我们这些“掘金者”套个近乎而已。
      每当这个时候,我不知道你是怎样面对的?而我,因为口袋里空空如也,所以脸就像喝了两斤老米酒一样绯红。也许这也算是其中一个原因吧,我总以为回家的感觉是痛苦的。也不尽如此,当一群做梦都想着出去闯荡的准打工仔围着我的时候,我的心情多少是会有一丝愉悦的。因为在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将我与小丽的一段故事和盘托出,在他们面前炫耀。
      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打工仔来说,最大的烦恼不是因为找不着工作而害怕睡马路和饿肚皮;真正的烦心事是在我们进行着陈旧老套、枯燥乏味的工作之余而没有一个真正的知心人和我们交流感情。当然,那些大块吃肉,整瓶喝酒的朋友我是有的,和我同为保安的大块头、坐过牢的阿强,还有大学毕业却屈为保安的“小四眼”阿华。可是他们和我,相互之间除了能将整月的工资借给对方救急或者在喝完酒争着付帐之外,就是为了表示义气而毫不胆怯地一口答应帮对方去揍一位仇人。
      一个人的孤独、寂寞、压抑,需要在异性的身上才能得以宣泄,这是老天爷安排好了的。这一点,我深有体会。一年的三百六十五个长夜,除了一百八十三个晚上因为加班而无法上床睡觉之外,剩下的每个夜晚我不是与哥们在一起,几乎总是与梦中情人———著名歌星花狐狸在一起。要么我拉着她的小手在公园里散步,要么我们坐在草地上说着悄悄话;更多的时候是我们赤裸裸地抱作一团,我疯狂地亲着她的脸、她的胸、她的……每当这个时候,我最讨厌阿华把我从梦中推醒,因为只要一醒来,我就会发现自己死死抱着的是枕头,而嘴巴亲的呢?却是自己的手臂。
      男人需要女人!当老板知道我们的口号时,你猜他会怎么说。他说:“忍着吧!等过年回家一见老婆,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老板的话对于阿强这些家里有老婆的人来说,多少也是一点安慰。可是像我和阿华这些连女朋友都没有的人……
      我们为什么不去泡妞呢!你们说得对。别打岔。
      我们几乎不放过任何能够接触女人的机会,甚至就连那位又矮又肥的王部长从保安室的门口经过,阿强也会想办法拖住她。王部长可算得上丑女人中的极品,但是她身上的香水味还是能让人心旷神怡、精神百倍。
      “打工一年,母猪赛貂婵。”这虽然是从阿强嘴巴里讲出来的话,但是却几乎是我们所有打工仔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我不敢否认自己没有达到那种境界,要不然,在小丽上班的头一天,我是不会想出那种下流的办法去占她便宜的。小丽长着苗条的身材,白嫩的皮肤,秀气的脸蛋。要是她不是厂里新招来的清洁工,而是以大街上一位匆匆过客的身份出现在你的视野里,她的那种独特气质会让你联想到,她一定是哪家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选择做勤杂工的方式来挣钱呢?这个问题我一点也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她的胸前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于是我走到她的身边,趁她干活不注意,往地上扔了一团纸巾。我叫她:喂,扫地的,难道这团纸巾该放在什么地方没人教过你吗?她说了声对不起,连看也不看我一眼就去捡那团废纸。我的眼睛死死盯住她那敞着一颗纽扣的衣领,在她的腰往下弓的一小会,我看清了她胸前用乳兜托住的那两只肉嘟嘟的东西。阿强看见我这么轻易地就占到了便宜,也想出了一个主意。他连忙将自己的鞋带子扯散了,然后跑到小丽面前,说:“小姐,我的两只手昨天受了伤,你帮我系一下鞋带可以吗?”小丽微笑着说了声可以。就蹲在地上为阿强系鞋带。阿强居高临下,饱足了眼福,口水变作一条长丝线顺着嘴角一直流到了地板上。阿华那傻小子呢,我还以为他也想出了什么占便宜的高招,只见他兴冲冲地跑到小丽跟前,陪笑着说:“让我也看看行吗?”“看什么?”小丽反问道。阿华说:“你的胸呀!”结果怎样,我不说你们也会猜得出来。
      围着我的那群孩子们回答说:“一定是叫一个巴掌打得满地找牙!”
      一位美眉的突然出现,使我们单调的生活增添了无限情趣。我接着说:一个星期六的下午,阿华亲眼看到小丽拿着浴巾、香皂,走进了洗澡间,于是一个说出来要扣掉半个月工资的计划便诞生了———偷看美人浴!
      为了对发现者阿华的奖励,我和阿强决定,废除偷看女工洗澡由阿华把风这条老规矩;同时,为了对阿华以往所受不公正待遇的补偿,我们又慷慨地决定,这次偷看小丽洗澡特地将阿华的出场顺序排在第一位,并且由我和阿强两个人做人梯。就这么点小意思,竟把阿华那“小四眼”感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也许是“小四眼”头一次见着女人,更主要的我想是小丽那魔鬼般的身材把阿华给震住了。阿华的脸刚一贴到窗户上,往里一瞧,就惊讶地叫了一声:“皮肤好白啊!”由于最后那个“啊”字用力太多了一点,而使嘴巴脱了臼,一直没有“啊”出来。做人梯的阿强等不及了直骂阿华:“你个‘四眼瞎’,就知道一个人看,倒是把那些要害部门给我们描述描述呀!”
      看来是指望不上阿华了,我们就把他放了下来。阿强把我推上去。我往里一看,霎时流出了鼻血,头一晕,就轰然倒在地上。阿强迫不及待地爬到窗户上,当他看清里面的情形之后,便“哇哇”地一阵呕吐。“下流!连王部长洗澡都想偷看!”小丽为王部长送完东西就一直站在我们的身后。她骂我们呢。
      为了使小丽不把我们那点丑事捅出去,也为了能够有机会接触到小丽,我们就以侵犯了女权向王部长道歉,当然,这是绝对背着王部长的。我们恳求小丽代表女性接受我们的歉意。道歉的方式是花钱请小丽到一家舞厅去跳舞。在小丽上洗手间的当儿,我们三个人进行了民主投票,结果不但决策出了阿华没有资格与小丽跳舞,而且决策出了所有的消费由阿华一个人买单。说来也怪了,当我看着阿强搂着小丽跳舞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生怕阿强占她的便宜。“一个男人无缘无故地开始为一个女人担心,那么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女人必定会成为那个男人孩子的母亲。”这是我的爷爷总结他的过去而告诉我的一个经验。
      于是我要想办法把阿强和阿华从小丽的身边踢出去。在一次喝酒的时候,我故意自暴自弃地对他们两个说:“我已经觉得我们三个就要加入到那些卑鄙无耻之徒的行列当中去了。小丽是那么纯洁、善良的一位姑娘,而我们却像恶狼一样总想占人家的便宜。”阿强和阿华感到非常惭愧,阿强作为大哥当即拍了桌子,说:“从此以后我们三个人合理竞争,谁要是能泡到小丽,就对她好,保护她!”阿强已经往我布好的圈套里面钻了。我提醒他说:“大哥你已经有老婆了,更何况你还———”“是啊,我不能对不起老婆呀。再说我还坐过牢呢!好!我退出,由你和阿华竞争,我当裁判!”阿强这么说。
      对付阿华那个傻小子就容易多了。一个堂堂名牌学校的大学生,竟然连一份体面的工作都找不着。就凭这一点,阿华也被迅速淘汰出局。这样一来,我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小丽的男朋友,当然,还得想办法去追。
      那么想些什么办法呢?阿强出的第一招,也是老掉牙的一招:英雄救美。
      我穿着紧身短袖衣,把胸大肌绷得紧紧的。我的角色是英雄。阿强和阿华,一个头戴着从王部长那儿偷来的一条黑色内裤做面具;一个戴着王部长的长筒袜。他们扮演劫匪。小丽从厂门旁边超市出来的时候,一高一矮两个蒙面劫匪出现了。虽然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是做面具的黑色内裤和长筒袜告诉我,他们是阿强和阿华。
      小个子阿华用手腕勾住小丽的脖子,高个阿强去抢小丽的提包。没错,我们是这么设计的。我从一个角落里突然现身,大吼道:“大胆毛贼,连我女朋友的包也敢抢!”“抢你女朋友的包又怎么了,老子还要摸你女朋友的‘包’呢!”高个子劫匪一边回答,一边将手伸向小丽的胸部。别担心,这都是我们安排好了的。在阿强的手离小丽的胸只有百分之一厘米的时候,我及时地将拳头伸到了他的脸上,阿强转过脸去。可是这次他竟然自作主张改变‘原著’,他没有‘哇哇’大叫之后从口袋掏出红药水往嘴角上抹,而是凶神恶煞般地从裤腰带上抽出三节棍,朝我劈头盖脸地一阵乱打。矮个子也用脚往死里踢我。
      事后我才知道,因为那天碰巧,赶在阿强和阿华之前出现了两个劫匪。在小丽面前,我挨了别人一顿臭揍,阿强的馊主意简直让我丢尽了脸。小丽把我扶起来,她笑话我没本事却非要强出头。而我呢,为了尽量的能够挽回一点面子,就忍着痛说是我发善心,不想让两个毛贼在漂亮小姐面前丢脸而故意饶了他们几招。如果再让我见到他们,我非打得他们跪地求饶不可!我刚吹完牛皮,不料,真正的阿强和阿华出现了。可能是真假劫匪的打扮太像了,也可能是真劫匪给我的印象太深了,而我又误以为他们听到了我吹牛。阿强和阿华还没有来得及“演戏”,我便被吓得双腿一软,跪倒在他们面前。
      小丽扔给我“窝囊废”三个字后,扭头就走。
      第一招“英雄救美”彻底失败,第二招“美男计”跟着上马。有一个中午,我对着从保安室门口经过的小丽连放了几十道“电”,可就是“电”不着她,阿强怀疑是我的“电力”质量有问题,阿华建议我换个目标试试。我对着王部长放了一道“电”,这下可坏了,因为我那一道“电”激发了王部长压抑多日的性欲。她飞一般地冲进保安室,一把将我抱到休息室的床上。我只感到有一包水泥压在自己的身上,有一张驴嘴在我的脸上一阵乱啃。要不是阿强踢破房门把我救走,差点我就失了身!
      第二招“美男计”破产了,第三招“苦肉计”也没有讨得小丽的芳心。说心里话,接连遭受几次挫折之后,我的意志受到了沉重打击,我对追小丽失去了信心,只感觉前途一片黑暗。终于有一天,我决定选择一个人多的场合当着小丽的面将我的真心话说出来。这将是一场有关生死的表白,因为我想好了,若是小丽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则罢;若是她拒绝,我就去跳楼———就是不跳楼也没脸活了。
      那是在一个人流涌动的大街上,我拿着大喇叭,对着走在我前面的小丽大叫道:“穿蓝色短裙、白色吊带衣、辫子上扎着红丝巾的那个小姐请站住,我有话要对你讲,你的左边屁股上有一条胎记,右大腿的内侧有一块榆钱般大的黑痣。”当然,这些都是我捏造的,我说这些话只不过是想把路人的目光吸引过来。我跟着说:“你做了两个月的清洁工,我暗恋你已经有六十天了。我几次向你表白,可是你却一直拒绝我。我真的爱你,我敢对天发誓!我爱你的脚趾头,我爱你的屁股,我爱你的嘴唇,我爱你的……一切!”
      “拜托,红哥,把这段跳过去。肉麻死了!”孩子们叫住我。
      肉麻!是的,这些话就是在大六月的暑天也会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这一点,阿强和阿华早就断定了。要不然,他们是不会一边为我助威一边做着销售棉袄的买卖———想不到那俩小子还狠赚了一笔呢!对,还是说小丽。她先是面红耳赤,在围观者的面前无地自容;后来她的心确实让我给打动了,嘴角露出了甜蜜的微笑,高兴地冲我跑了过来。
      谁都知道,接下来便是拥抱。我丢掉喇叭,闭着眼睛,张开双臂等着她。总算追到手了!可是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小丽一下子变成了太平公主?我睁开眼一看,原来是一位西装革履,看起来很阔气的男人抢在了小丽的前头。
      那个男人用西班牙公牛般的眼睛瞪着我。他问我知道小丽是谁的女儿吗?我摇摇头。他又问,知道自己是谁吗?我告诉他,我说我是一个从乡下来的打工仔,在“东美”电子厂做保安,一个月挣五百八十元的工资,这个月老板答应发奖金,工资可能会涨到六百三十元。那个阔男人和他的几个跟屁虫听了我的自我介绍后,似乎连大牙都笑掉了。“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阔男人骂我。小丽一把将那个男人从我的面前推开,她对那个阔男人说:“要结婚你就和我的父亲去结,别缠着我。”小丽把脸转向我:“阿红,告诉他,说你不是癞蛤蟆,是我的男朋友。”我照着小丽的意思说了一遍,可是我说话的声音很低,低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见。我不敢大声说,因为我已经听清了围观者的议论。原来,我第一眼见到小丽时的判断是对的,小丽的确是那些大富大贵人家的千金———他的父亲是什么集团的一个股东。
      说老实话,让我在有钱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我的脑子里多少还残留着门当户对那种封建婚姻思想。我认为,一个打工仔的老婆必定要是一位打工妹才会合乎情理。清洁工小丽一下子变成了大小姐小丽,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小丽嫌我的声音太小,让我大声点。可是我没有那种勇气。我的孬种行为成了阔男人和他手下们的笑柄。阿强和阿华急得直跺脚,他们一个劲地直催我,“说呀,大声说呀!为咱打工仔挣口气!”
      我的嘴巴就是张不开,我的脑子一片混乱,我甚至开始仇恨起我的父亲来了———他为什么要让我是一个乡下人、一个没钱人!围观的人们可能以为眼前的事情就这么在我的“哑巴”和阔男人的讥讽声中结束了。当他们摇头叹气,带着失望的表情准备离开的时候,小丽的双手一下子环住了我的脖子,她那樱桃般的小嘴在我那满是胡须的脸上深情地吻了一下,然后说:“这下有胆量了吧!”
      以前,我老听别人说爱情的力量是神奇的,由于没有亲身体验过,总不大相信这个观点。那天,小丽用爱的方式对我进行了鼓励后,我的情绪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我猛然抬起头,犹如一头发情的雄狮般大吼道:“我是小丽的男朋友!我要和她结婚!我要她为我生儿子———”我的叫喊声真的是大极了,我想我那身在老家耳朵有点背的爷爷可能都听见了。不信你看现场的围观者一个个害怕震破耳膜赶忙捂了耳朵;还有,附近商店厨窗的玻璃都叫我震碎了。也许是阿华平日里受够了有钱人的欺负,他趁着我的激情还没有完全消退的时候,指着阔男人对我说:“二哥,他刚才说你是癞蛤蟆。”阿强也故意添油加醋说:“他还说你和小丽好上三天就会得艾滋病!”“乌龟王八蛋!”我冲着阔男人骂了一句。
      不瞒你们说,在我愤怒地讲那句脏话的时候,我就已经悄悄地将我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到了右手的拳头上,我还很不讲理地决定,要把我打工八年以来所遭遇的一切不开心的事,甚至就连阿强晚上打呼噜而引发我心底的怒火都强加到阔男人的身上去。我抡起大拳头,照准他的脸砸了过去。阔男人马上捂住流了血的鼻子和嘴,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阿强把我往小丽面前一推,我就势一把搂住了小丽的腰,我的嘴巴不由自主地往小丽的嘴巴上凑。围观者的掌声和口哨声中断了我们的热吻,小丽红着脸对我说:“下次应该先刮胡子,再刷牙,然后……”
      在与小丽亲密相处的那段日子我才知道,那个阔男人是小丽父亲公司的董事长的儿子,叫做陈子安。因为小丽的父亲眼红陈家的钱财,所以一心想把女儿嫁给陈家,可小丽却不同意。因为她早就知道陈子安除了是一个挥金如土的花花公子外,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将来肯定是一个爱包二奶、养情妇、玩小蜜的角色。小丽不能实现父亲的心愿,而被赶出了家门,断绝了关系。为了养活自己,她才到我打工的那家电子厂做清洁工。
      我与小丽那段浪漫的爱情故事,令围着我的那些嘴巴上刚长毛的孩子们羡慕不已。其中一个对我说:“红哥,那你这次为什么一个人回家?为什么不把小丽也带来呢?”
      这个问题就像一把尖刀刺痛了我心头未愈的伤疤。我默默地望着远方,久久没有回答。
      孩子们追问我:“红哥,难道你有什么心事?为什么不把它说出来呢?”
      是的,我是有心事。我的心事就是我与小丽故事的结局。既然你们想知道,那我就把它一字不漏地说出来———也许我真的会觉得好受一些。
      陈子安用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要把小丽从我的身边抢走。他先是武力恐吓。他找了几十个流氓打手在半道截住我,说不离开小丽就让我死得很难看。还好那次阿强和阿华也在场,他没有得逞。因为我们三兄弟除去我和阿华在一般情况下两个人合伙才能对付一个大汉外,阿强在任何条件下都能以一抵十的。据说他坐牢的原因就是打架。接着陈子安又耍了利益诱惑一招。他在我面前摆出了一百万块钱,他说只要我留下小丽悄悄一个人回老家,这些钱就都是我的了。我一点也不动心,难道金钱能与爱情相提并论吗?“小四眼”阿华和我的想法是一致的,于是他替我骂了陈子安一个狗血淋头。
      可是在金钱面前,我们的大哥阿强就显得与众不同了。他看着钞票的眼睛总是直的,他曾经好几次把我拉到一边,劝我一定要想明白。他还说什么好女人乡下有的是,一百万块钱对于打工仔来说,就是干到牙齿掉光也挣不着。
      陈子安掌握了阿强的弱点,可能他知道了阿强坐牢的真正原因是为了钱而打架后坐牢。于是在小丽生日的那天晚上,我没有如约来到夜总会为小丽庆祝生日,而是昏迷着一丝不挂地躺在王部长的床上。陈子安赶到夜总会,做好了死后不怕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心理准备,他向小丽说了个谎言。他说我已经变心了,宁愿要一个有钱的丑八怪,也不愿娶一个没钱的嫦娥。小丽起初不相信,等她推开王部长的门,看到赤裸裸的王部长正骑在我的身上时,她一巴掌将我从昏迷中打醒,然后流着泪走了。
     我一直都是昏迷的。我什么也没有干。可是谁又会相信一个偷惯了东西的贼,进了一家没人看管的商店而不会顺手牵羊呢。当阿强从床底下抽出那只装有一百万元现钞的皮箱要与我平分时,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陈子安指使阿强将我一棒子打晕,然后……
      阿强见利忘义的行为使我简直失去了理智,我的拳头无情地撞在了他的肚皮上。他没脸还手。阿华当即与他割袍断义。也许是有钱没朋友的日子不好过,他流着眼泪鼻涕向我和阿华道歉,我们不理他。他连夜将那一箱子钱还给了陈子安,借此想换得我们的原谅,我们不理他。
      我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孩子们说:“广州成了我的伤心地。在陈子安与小丽即将举行婚礼的前几天,阿华帮我请了回老家的假,于是我就在这里和你们讲了这么一个故事。如果没出什么意外,今天就是小丽举行婚礼的日子。我祝福她!可我恨阿强,也恨……”
      当我与孩子们正讲到这里的时候,有一个穿开裆裤的小光头气喘吁吁地跑来为我报信:“大哥……大哥……村口有三个人找你,两个男的一个女的。还开着漂亮的汽车呢!”
      刚进家门才几天,谁会找上门来呢?等我跑到村口一看,原来是小丽,还有阿强和阿华。小丽穿着婚纱。阿强似乎受了伤,因为拄着双拐,他的脑袋和手全缠着绷带。没等我开口说话,阿华就抢先说:“二哥,原谅阿强吧!他为了帮你抢回小丽,竟然跑到陈子安的婚礼上去揭穿他的真相,结果让人打成这个模样了。”
      “没什么,只要咱们兄弟能重归于好,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呢?”阿强那受了伤的嘴支支吾吾地说,“再说了,我也不会白挨那小子的揍,我还给他的那一百万全是假钞,真的还在我手上呢。看,我买的新车!”
      小丽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她伤心地对我说:“阿红,我错怪你了,原谅我吧!”
      面对阿强的伤痛和小丽的眼泪,我真不知道该先同情谁好。但是在朋友与恋人同时出现的场合,该先拥抱谁,我的心中是有数的。于是我张开双手朝小丽跑了过去,可阿强却以为我去抱他,所以就扔掉了双拐,以至于失去重心而摔了个嘴啃泥。只听他埋怨我道:“还说我见利忘义,原来你小子自己也是重色轻友!哎哟,哎哟……”

公司标签

五天工作制

美女多

绩效奖金

五险一金

管理规范

车间工作

技能培训

岗位晋升

相关热招公司推荐

更多>>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 华盈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